抗战老兵忆:清扫战场时日本兵突然"复活"咬

2015-08-31 15:24 来源:亚洲城娱乐平台

   我是江苏兴化人,父母都在战乱中去世了。1945年3月兴化解放,新四军征兵,我立刻去报了名。那一年,我16岁,身材又瘦又小,首长安排我当通讯员。

    日军拒绝投降负隅顽抗

    1945年8月,日本政府已经宣布投降,但是驻扎在江苏扬州地区高邮、邵伯一带的日军依然负隅顽抗。我军57团和58团于12月19日,对邵伯的日军和伪军发起进攻。按照上级部署,58团主要攻击目标为驻扎在外围的2000多人的伪军部队,我们57团主攻方向是驻邵伯的侵华日军。

    日本人的部队有180多人,驻扎在一座小庙。日军火力较猛,如果强攻可能会造成战士较大的伤亡。上级指示,采取“围三阙一”的战术,也就是三面猛攻,放一面给日军逃窜。这样,有了一线生机的日本人就不会拼死抵抗,一定会设法从那一侧撤离。我军埋伏部队对出逃的敌人进行包围,这样就可以避开日军事先建好的工事,减少伤亡。

    鬼子突然“复活”咬人

    当时57团2营从东、西、北三面对日军驻扎的小庙发起猛攻,诱使日军拼命向南突围。待日军离开工事进入开阔的野地里,追击部队和预伏的堵截部队迅速出击,把出逃日军团团围住。在我军火力杀伤下,日军死的死,伤的伤,活着的也不得不缴枪投降。

    我们的主力部队全歼日军后将战俘押送回后方,留下了十几个士兵清理战场。我是留下来清理战场的士兵之一。一个日本兵倒在田边,脑门子上全是血,一条腿挂在田埂上,一条腿垂在田里。我留意到他身上挂了一把盒子枪,就准备去把枪缴回来。我走过去,一只手拎着他的衣服,一只手准备连枪带盒子一起取下来。没想到,我刚抓住这个日本兵的衣服领口,他突然动了。他猛地一低头,一口咬在我的手上,然后日本兵就准备去拔枪。

    战友帮我制服鬼子兵

    那一下真把我吓坏了,我一边大叫,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死命按住那个日本兵的手,我就想千万不能让他把枪拔出来,拔出来我就没命了。幸好有几个战友离我不远,听到我的喊声立刻过来,几个人死死地将日本兵按在地上,扒开他的嘴,我的手才拿了出来。手上的伤过了一个多月才好。

    我们将这个日本兵押送去了战俘营。过了很久我才知道,原来这个日本兵头上被流弹擦伤,虽然流血但是伤势不重。他一直躺在那边装死,准备等我们走了之后再起来溜走,没想到我去缴他的枪,他情急之下只好反抗了。

    解放邵伯的战斗是一场大胜,歼灭或俘虏日军和伪军两千余人。新四军的伤亡也蛮多的,在我记忆中这场战斗新四军伤亡有两百多人。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倒下,我心里很难受。和他们相比我是幸运的,因为我看见了胜利。无论怎样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些牺牲的战友。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